• <acronym id="mq84y"><dd id="mq84y"></dd></acronym>

    雕刻機

    防偽系列

    光敏章類

    金檀木系列

    石章類

    塑料系列

    銅章

    卓達系列

    其他章類

    日照市秀文齋印章制作
    手機:18663382158
    日照市市中刻字開發區
    手機:18663382178
    日照萃文齋刻章
    手機:18663386878
    日照山海天董記刻字社
    手機:17686332223
    日照市秦盾印章
    手機:16606338858
    手機微信同號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資訊

    話說“秀文齋”

    詳細介紹:

    話說“秀文齋”


    高峰  董家同


    “秀文齋”創建于1710年(清康熙四十九年),迄今已有300多年的歷史,是日照城名副其實的百年老字號。據統計,全國曾有一萬多家老字號商家,涉及各行各業,衣食住行、柴米油鹽醬醋茶等。在錯綜復雜的社會變革中,那些膾炙人口的商號和品牌,經過歷史長河的大浪淘沙,有的沉寂了,有的消失了,有的艱難度日勉強維持,有的鳳凰涅槃獲得了新生。日照“秀文齋”便是這其中經過時間洗禮后愈加熠熠發光的明珠!靶阄凝S”是如何誕生、發展的呢?它是怎樣頑強前行,最終昂首闊步,贏得光明一片天的呢?

    一、百年滄桑鑄就家族品牌

    秀文齋的創始人董佩琳,字孟琳,出生于1670年(清康熙八年),例贈文林郎,是日照董氏家族的十五世祖。日照董氏始祖于明初洪武五年,從東海徙居照邑,擇里坦園即碑廓集后居住,男耕女織,創建家園,人丁興旺,至明朝末年,已是大門大戶。秀文齋初為家庭作坊式,以刻制印章、圖書(舊時公章、鋪號名章稱圖書)為主。董佩琳之子董懷録(字洛如,奎文閣典籍、例授文林郎)曾出任上!拔母惶谩睍謭绦欣硎,負責刻版印刷“四大名著”。董懷録工書法,其蠅頭小楷雋秀端莊,頗受當局器重。其子董家駟,字星垣,圣廟金絲堂啟事官,勤奮好學,刻字、印刷樣樣精熟,為文富堂骨干力量。1862年(同治元年),董懷録父子收到家書,得知家中正鬧災荒,生活艱難,父子二人遂離開文富堂,返回碑廓堯王潭南涯故宅,買地建房(現在的碑一村村民委員會所在地),開辦了印刷作坊,掛上了“秀文齋”門匾,開始用木版雕刻印刷。鴉片戰爭后,隨著半殖民地半封建化程度的日益加深,在外國資本侵入的刺激下,日照地區出現了近代工業和資本主義生產關系,民族工商業得到迅速發展。日照頻臨大海,水陸交通便捷,一時商貿繁華,商號林立。其時碑廓街就有商號百余家,外加嵐山頭、安東衛、日照城、江蘇贛榆周邊一帶,更是不勝枚舉。僅印制小票一項,業務需求量就很大,商機可待。當時魯南蘇北一帶沒有印刷業,需要印刷的公文票據等須南下上海,或北上濟南。秀文齋承攬蘇魯邊界各大商號用的票據、賬本、文書等業務,并為官府印錢糧劵、契約、文書等。同時,還繼續為上海文富堂書局雕板。

    在文富堂工作期間,董懷録父子學到了不少管理與印刷知識,刻字、印刷技藝爐火純青。返鄉后,按逐到衙門及高官達人,接著被官府授奎文閣典籍?拈w典籍是個虛職,一年內只有重大節日、慶典祭祀去幾日,其余時間可居在家里。雖是虛職,但地位不低,地方上的啟蒙教育都歸他管,學校用的教材,一開始要到上海印制,以后就自己印刷,董懷祿先刻印“三、百、千、千”。即《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詩》,由于印刷精美,裝禎考究,很受時人喜愛,得到官府贊許,發行量遍及全國各地。1985年,日照縣政協文史委收藏了一本同治元年秀文齋刻本的《繪圖注解三字經備要》,是當時的塾師教學用書。秀文齋印制的學童用書,內容最新、售價最廉,均有教學法字樣,發行量和影響力不斷提升,得到了廣大學生和塾師的首肯。

    董氏父子誠信忠厚,經營有方,所以顧客盈門,生意興隆。因用傳統的木板印刷已滿足不了巨大的市場需求,在光緒20年上了四開石印機,用活字排版,單色、套色印刷均可,可印報紙冊頁、門神、灶神等年畫,業務量迅速增大。此時四世傳人董受書接管了秀文齋,清末民初秀文齋達到鼎盛時期。

    鼎盛時期的秀文齋有房屋三十余間,有賬房、庫房、廠房、員工宿舍等。工人多數在本家近戚中招募,也有社會人員。運輸、采購都有專業人員,僅紙張和油墨就有20多人的運輸隊伍,長年往返于碑廓和上海之間。在店門口有兩間房屋,是書房,里面有木制書架,擺滿各種書籍,還備有長凳、桌子,供讀者隨意翻閱,有些讀者從嵐山、濤雒等地慕名前來閱讀或購書。在這段時間里秀文齋的業務主要是印刷啟蒙教育讀物和商家的票據、當票、銀票等。

    秀文齋的雕板印刷工藝精湛,工序復雜,主要有十道工序:

    第一步:繕版。即寫樣上版,就是要把雕刻的內容“寫家”(搞木版,寫字的師傅叫“寫家”)。先用毛筆寫在紙上,然后把紙張反貼在選好的木版上。

    第二步:初校。即在刻字工人來動刀雕刻前,對初稿進行初步校對。

    第三步:覆校。即對書稿再次校對。

    第四步:雕刻。覆校無誤后,即由刻字工人執刀雕刻,謂之“付梓”、“付之梨棗”(因木版多為梨木或棗木)。

    第五步:印樣。即刻工刻成后,先用紅色墨印刷數部。以期進行校對,這就是所謂的“紅印本”、“朱印本”。

    第六步:校修。即在朱印本上進行校對,并在版子上修改錯誤。

    第七步:重校。再次校對,并陸續修版。

    第八步:覆閱。對樣稿進行最后審閱。

    第九步:印刷。即用黑色墨進行批量印刷。

    第十步:裝訂。經過折紙、壓實、穿線、上書衣、裁邊欄等一系列工序,將書裝訂成冊。

    以上工序:繕版、雕刻、印樣、印刷、裝訂是雕印程序,而初校。覆校、校修、覆閱則是編輯程序,F在出版社的三審三校即照此程序演變而來。

    2011年夏天,在日照市博物館展出《中國檔案珍品展》中展出的中國民族資產階級代表人物張謇(1853.7.1~1926.8.24)使用的大生紗廠便箋,就是秀文齋印制的。據《日照市志》記載:日照地區在清代,印刷多為木版印刷,以后逐步為石印。20世紀20年代初,全縣主要有碑廓和宋家莊等二家石印局。碑廓一家即指“秀文齋”。

    二、實業救國服務社會發展

    五四運動后,國民政府倡議地方辦學,開展新文化運動,碑廓先有王家莊王冠三、二朱曹秦福棣、小河口董家平等開明人士先后辦起了學堂,使農民子弟入學讀書。在碑廓一村處至今還保留原學屋兩間,老式對開木門上鐫刻著“一簾花影云拖地,午夜書聲月在天”的對聯。當時使用國民政府教育部審訂的教材,由商務印書館出版發行,由于當時間需求量大增,一時供不應求,這時秀文齋派人與商務印書館聯絡,取得了部分課本的印刷權,為商務印書館印制了大量的教科書,當時的小學《初小國語讀本》第四冊、《復興常識教科書》第七冊就是秀文齋承印的。國民政府規定除學堂外還要求辦“地瓜學!,白天學堂教室由學生使用,夜晚地瓜學校在學堂開課,使用“地瓜學!弊R字課本,由縣文教科組組織有關人員編寫后,秀文齋負責印刷出版發行,為本縣及周邊縣區印制了很多“地瓜學!弊R字課本,使眾多的農民識了字,能看懂書報、寫用文等。秀文齋主人董受書也把自己家的私塾改為“洋學堂”,招收進步青年讀書,在新文化運動中董受書用自家的房屋招收學生,不收學費和教材費,外地的學生還供食宿。同時,日照縣國民政府很多訓導、法令、布告等文件都由秀文齋印制;《三民主義》《青天白日戰旗紅》《平民識字課本》等小冊子也出自秀文齋。董受書為日照國民教育做出了貢獻,曾受到縣府的嘉獎,并因此出任國民政府參議會議員。

    抗日戰爭初期,在共產黨進駐碑廓開辟抗日根據地的過程中,秀文齋功不可沒。1940年,山縱二旅六團進駐碑廓,秀文齋積極協助六團印制宣傳小報、前線消息等。當時根據地內組織經費短缺,秀文齋以實業救國,支持抗戰,免費為共產黨印刷進步書刊、布告、票據、證件,為抗日小學印刷課本,為抗大一分校印刷學習讀物等。1943年,秀文齋五世傳人董衍吉更是將石印局全部設備和技術工人贈給北海銀行,廠房獻給八路軍115師濱海部隊,自己只留下了刻字用的刀具,繼承了祖傳的刻字業。秀文齋為地方和抗日作出了巨大貢獻,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好評。

    一位曾在秀文齋工作過的退休革命干部回憶了這段時期的歷史。2014年夏天,來自濟南軍區干休所的兩位老人到碑廓鎮黨委辦公室,提出要在碑廓看一看秀文齋舊址、山東軍區軍事會議會址及東集后、馬家湖村八路軍后方醫院舊址。鎮黨委辦公室通知筆者去接待并作講解、導游工作。其中一男性老人叫胡彬,嵐山頭人,生于1924年,已九十歲高齡;另一女性老人姓唐,1926年出生,莒南縣大店人,兩位老人是親家。胡彬跟筆者講了一段他童年及少年的回憶。嵐山頭胡家與碑廓一村董家是世親,已經很遠,但交往不斷,論輩份管董受書叫表叔,董受書字子良,他稱子良表叔。胡彬從七歲起在秀文齋學堂,讀完初小以后,就在秀文齋當小伙計,秀文齋主人對他很好,從上學到工作,都和衍吉表哥吃住在一起。至1938年跟著董衍吉表哥學石印,亦學刻版,至1940年日照縣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很多黨、政、軍、群、團等機關進駐碑廓,縣委縣政府重點抓好戰時小學教育的同時,還十分重視干部群眾的教育工作,在全縣舉辦了一批抗日夜校,在縣委、縣府的組織發動下,當年冬就辦起了三百余處冬學,參加學習者9856人。冬學的任務是識字教育和抗日宣傳教育,冬學的師資來源于在職教師、在職干部、各村進步知識分子等。秀文齋的工人多數具備初小以上文化程度,就有10多人參與了冬學教師隊伍,比較大的到附近鄰村,胡彬當時才16歲,就在碑廓街上教冬學,課本除上級編發的國語、政治常識、民眾算術外,其余大部分是秀文齋根據本地生產、生活的特點自編的鄉土教材,內容結合抗戰實際,后被縣政府文教科命名《平民識字課本》。印量達幾萬冊,分別發到莒縣、莒南、膠南、贛榆、日照等地,還印制《莊活冬學》小報,發往這幾個縣的各村。就這樣,他們白天在秀文齋干活,夜晚到冬學當老師。在這期間,黨、政、軍的文件、告示、宣傳冊、宣傳品等都是秀文齋印制。1943年,北海銀行進駐碑廓,董衍吉將全部設備和技術工人捐獻給北海銀行。因戰時需要北級海銀行隨部隊遷移,胡彬隨北海銀行輾轉到棗莊嶧城、泰安等地。全國解放以后到省城濟南,1990年退休,居濟南軍區干休所!盎仡欁约旱囊簧,首先應該感謝的是‘秀文齋’,‘秀文齋’對中國人民的解放區事業做出了極大的貢獻!焙细锌恼f。他還收藏了幾塊秀文齋的雕板,木板為杜梨木,雙面刻字,中縫刻有“繪圖改良日用雜字”,魚尾及頁碼。印板分為兩種規格,一種大版長31厘米,寬21厘米,每頁18行,滿行20字或21字,白口單邊。另一種是小板,長25厘米,寬18.5厘米,每頁18行,滿行20字,白口雙邊。2014年,胡彬過世,其子將書板和其他遺物捐獻給山東省圖書館館藏。

    三、堅守創新實現華麗蛻變

    “秀文齋”這個牌子經歷時間的洗禮愈發光澤、厚重,秀文齋從初創時的手工作坊,發展為跨越百年、歷久彌新的老字號,其品牌的內涵在歲月的變遷和一代又一代秀文齋人的努力下,得以不斷擴充、豐富。秀文齋傳人牢記先祖之遺訓:世代不忘先祖篳路藍縷創業之艱辛,發揚先祖仁孝節義立身懿德,幼當尊宗敬祖,勤謹謙恭,早立志向,砥礪品行,壯而修身齊家,艱苦創業,團結宗族,自尊自強,與時俱進,以求致富于鄉,造福于人,建功于國,揚名于世,為先祖爭光,為家族增榮,以德立世,堂堂正正做人,不卑不亢做事。

    秀文齋第五代傳人董衍吉將石印局捐獻給北海銀行,把房屋捐給濱海軍區部隊后,帶領其兩個兒子董慶宏、董慶榮回堯汪潭故宅,繼續干刻字業。秀文齋激于民族大義,毀家紓難,全力支持抗戰的壯舉,也正是其聚集人氣、激勵精神的力量源泉。新中國成立之后,日照縣委、縣聘請董衍吉到縣政府刻制各級政府和各局、辦委的公章及培訓日照縣印刷廠技術工作人員。中共日照委員會的第一枚印章就是董衍吉次子董慶宏刻制的。全市至今仍使用的市、鎮、村三級行政公章,黨委(支部)公章都出自秀文齋傳人之手。

    改革開放給秀文齋創造了復興的條件和機會。其七世傳人董國越、董國萍、董國華,在繼承傳統刻字工藝技術的基礎上,銳意創新,使百年老字號煥發出新的活力。

    董國華從小秉承了父親董慶宏的藝術天賦,聰明好學,謙虛向進,從十五歲開始就師從父親躋身于刻字行業,成立了“日照市市中刻字社”,并創造了輝煌的業績。董國華根據市場調整發展戰略,引進高科技力量,先后引進了激光照排、原子印章、防偽印章等電子刻章技術和設備,逐步實現了從傳統企業向現代企業的轉變。憑借著超前的意識,過硬的質量和良好的信譽,市中刻字社由一個不起眼的小手工作坊,發展成為具有現代化經營管理水平,擁有多家連鎖的刻字企業——日照市市中印章制作有限公司。

    董國越志向遠大,刻字印刷事業的發展,只是他事業的一個起點而己。隨有時光的推移,他的業務領域的不斷擴展。他敏銳的觀察到日照市剛剛建立帶來的各種商機,2002年成立了日照國越廣告公司,2008年10月又成立了日照市國越交通設施有限公司。從刻字到廣告;從廣告再到交通設施,業務范圍實現了全新的跨躍,形成了覆蓋新老市區的開放的經營新格局,為日照的印章、印刷行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成為日照市刻字印刷企業發展的典范。每年的市、區人大、政協兩會會標、標語、會議文件都出自他手。秀文齋在市場經濟的磨礪中實現了由單一的印章企業向以交通設施為主,廣告裝飾、園林綠化、刻字印刷多業并舉的集團化企業的成功轉型,為這一百年品牌的傳承與市場推廣帶來更為廣闊的空間。

    秀文齋不斷發展壯大,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能繼承傳統文化精髓,堅持誠信為本的經營思想,并隨著時代的發展,不斷融入新的內涵。多年來,新老顧客認同秀文齋,緣于秀文齋一貫的誠信經營。秀文齋傳人始終堅守“章出一門,印必有信”的信念,以優良好的家風嚴格要求自己,多次捐款捐物資助鄉梓,身體力行為百姓做事,以自己的滿腔赤誠,實踐自己對社會的忠實承諾。這種優秀的傳統文化與誠信思想伴隨著董氏傳人,不斷在實踐中加以完善,才使得秀文齋在激烈地市場競爭中永葆生機。

    歷經三百多年風風雨雨的秀文齋依然光彩照人。


    發表日期:2020/4/16  瀏覽次數:265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技術支持:眾智科技
    免费a级毛片无码a∨
  • <acronym id="mq84y"><dd id="mq84y"></dd></acronym>